字号:

《冷杉与鹰》那不敢恨、不敢爱的女孩——西娅

时间:2013-02-15 17:13:50 作者:雨丶哗啦啦地下 参与评论 【投稿】
文 章
摘 要
《上古世纪 冷杉与鹰》之那不敢恨、不敢爱的女孩——西娅他是一把锋利的宝剑,惹人瞩目她是一只孱弱的小狗,让人生厌他崇尚自由自在的生活,向往自由她喜欢任她玩弄的娃娃,渴望呵护每次遇见他时,才发现全世界只有

《上古世纪 冷杉与鹰》之那不敢恨、不敢爱的女孩——西娅

他是一把锋利的宝剑,惹人瞩目
她是一只孱弱的小狗,让人生厌
他崇尚自由自在的生活,向往自由
她喜欢任她玩弄的娃娃,渴望呵护
每次遇见他时,才发现全世界只有她才会对自己不会有谎言
每次遇见她时,才发现所有人她都不会害怕唯独在他的面前
他还记得他们结婚时,那个爱哭,爱玩布娃娃的女孩
她还记得她们结婚时,那个安慰,陪自己玩耍的哥哥
每次见到她时,才会觉得世间存在感觉
每次见到他时,才会感到自己渺小无光
他不知自己爱不爱她,但是,他宁愿听着她结结巴巴的话语,也不去喧闹的夜晚会
她不知自己爱不爱他,但是,她宁愿躲在自己冷清的宫殿里,也不敢直视他的光芒

她总是害怕遇见她,他不知道她爱不爱他
他们的每一次谈话,她总是结巴的像一个刚牙牙学语的孩子
宫里的人说她是一个坏女人,因为她没能够和他生孩子
她在他的面前,总是扮演着一个木偶
贵族们说她是王后的阴谋,因为他是那么的夺目耀眼

他即将远征,她梦到他倒在了血泊里
他多么希望自己请求他留下了,哪怕她能够说出自己的请求
他出征前亲吻她,他说她像一个木偶
她没有去出征仪式,她只是躲在在自己住所
母亲讨厌她玩布娃娃,每次都要把拿走这些东西
这次母亲发现了她依然在玩布娃娃,把她最后的依恋也剥夺了

他回来了,他成了埃弗林的骄傲
她还是和以前一样,躲在自己的居所
他的母后要为他选第二个王子妃
多么可笑的字眼,国人都知道王子只能有一个王妃
她害怕了,她不知是不是怕失去他

他去了为他选妃的夜宴,她只敢远远的注视着他,仅仅是因为她觉得她要是去什么
他是那么的光彩夺目,到场的贵族**们都围着他
她胆怯了,她发现自己在那些贵族**们面前是多么的不堪
昨晚她和其他的女人过夜了,讽刺的是这个人居然不是她这个王子妃
她第一次感到了恐惧,如果对于他来说只是害怕的话,那么以后要发生的事情让她恐惧
她觉得她和他之间一直少了什么,她觉得她应该做些什么
他识破了他的伎俩,他讨厌别人对他撒谎
她注视着他沉沉的睡去,她不知她的未来会怎样
床底下,他们结婚时玩耍的布娃娃还在
她突然又对自己和他以后的生活充满希望
卑鄙的刺客,竟然在这种时候来行刺他
她只知道自己必须保护她
他醒了过来,将她从刺客手中夺了下来
她现在就如被他母亲剪短的布娃娃一般
他多么想对他说话
但是,喉咙里风呼呼向里面灌着,她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她只是想告诉他:西娅想和吉恩一起玩布娃娃

谨以此祭奠那个不敢爱不敢恨,胆小懦弱的女孩——西娅娘娘